文章阅读网

更多文章
当前位置:主页 > 读者 > 爱情 > 爱情日志 > > 杨天石:蒋介放手也是一种爱石、宋美龄的爱情与婚姻

杨天石:蒋介放手也是一种爱石、宋美龄的爱情与婚姻

作者:www.pangpipi.com  时间:2018-04-24 21:17
广告位4    ——逄丕丕文章网

 

[摘要]蒋介石曾在日记中夸赞宋美龄“以公忘私,诚挚精强,贤妻也”。

杨天石:蒋介石、宋美龄的爱情与婚姻

本文选自杨天石教授新著《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蒋介石日记解读》

关于蒋介石与宋美龄的爱情与婚姻,坊间作品很多,但大都含混模糊,真实成分少,而揣度想象多,个别作品甚至有意作伪,胡编乱造。本文将根据蒋介石日记和其他可靠的资料,力求为读者还原比较确切、真实的历史。

一 蒋宋的相识与相爱

蒋介石与宋美龄初次相见在何时?何地?董显光的《蒋总统传》将时间定在在陈炯明兵变之后,地点则定在上海孙中山寓所。该书说:

陈炯明在粤叛变国父后,政治纷乱异常,蒋总统力挽狂澜,遂投身于其漩涡中。一日,在国父宅中邂逅宋美龄女士。[1]

董书初版于1937年,经过多次增订,是国民党的官书。其书对蒋虽多阿谀之词,但关于蒋、宋见面的时间、地点一类说法应该比较可靠。1927年10月9日,日本《大阪每日新闻》的记者访问宋美龄,问:“蒋先生谓初认女士为理想之伴侣,但不知当时女士作何感想?”宋美龄答道:“此乃五年前事,当时余未注意之。”[2]“五年前”,应即1922年。

陈炯明兵变后,孙中山在广东无法立足,于1922年8月14日到达上海,积极联络苏俄和中共,开始改组国民党。蒋介石随孙中山同船到沪,襄助孙中山处理各项事务。8月22日,离沪返甬。此后,来往于奉化、上海之间多次,但是,日记中并无任何与宋美龄相见的记载。相反,倒有“与洁如观剧”、“洁如来陪”、“洁如送我上船”等记载,可见,蒋介石与陈洁如正处于情热中[3]。正像宋美龄没有“注意”蒋介石一样,蒋介石也还没有“注意”宋美龄。有些著作描写二人第一次见面,蒋介石“看着宋三小姐翩然而至”,“立刻被她的美国式的教养和气质吸引住了”,纯粹是想象之词。

蒋介石对宋美龄产生恋慕之情是在第二次广州见面。1926年6月30日,蒋介石日记出现“往访大、三姊妹”的记载,“大”,指大姐宋蔼龄;“三”,指的就是宋美龄。7月2日,宋美龄将回上海,蒋介石日记云:“美龄将回沪,心甚依依。”[4]虽然只有短短几个字,但说明蒋介石已经对宋产生恋慕之心了。在当年日记最后的《姓名录》一栏,他特别写上:“宋美龄:西摩路一三九”等字。

进入1927年,蒋介石日记中关于宋美龄的记载逐渐增多。如:

3月21日日记:“今日思念美妹不已。”

5月4日日记:“致梅林电。”

5月11日日记:“赠梅弟相。”“晚,致梅弟信。”

这里的“美妹”、“梅林”、“梅弟”,指的都是宋美龄。又是思念,又是致电、致函,又是寄赠相片,说明蒋介石开始了对宋美龄的“苦苦追求”[5]。5月18日,蒋介石自南京到上海参加陈其美殉国纪念会。上午7时,车到上海,蒋介石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立即去看望宋美龄。这一天,蒋介石虽然照例在日记开端写了一行字:“叛逆未除,列强未平,何以家为?”意指在陈炯明和“列强”尚未平定之前,不该考虑个人“成家”一类问题。不过,接连几天,蒋介石都处于对宋美龄的思念中。5月28日日记云:“终日想念梅林不置也。”30日日记再云:“终日想念梅林。”这种情况说明,蒋介石已经进入对宋美龄的相思状态了。

6月5日上午,蒋介石在南京接到宋美龄的来信。日记云:“接三弟信”。“三弟”,指宋美龄。宋写信给蒋,这大概是第一次,至少,这是蒋日记中有记载的第一次。蒋不称宋为“美妹”或“梅弟”,而称之为“三弟”。在蒋看来,也许可以显得更亲密吧!接信后,蒋介石立即给他的“三弟”复电。7日早晨6时,蒋介石又起床给“三弟”回信。10日下午,登车赴沪,次日清晨3点到达,8点即转车赴杭州参加市民大会。在有限的空档中,蒋介石仍然挤出时间,“往访三弟”。12日,蒋介石从杭州回到上海,与“三弟”一直“谈至午夜”。7月3日,蒋介石为参加上海特别市市政府成立典礼,提前到沪,与宋子文、钱永铭、陈光甫等谈话,争取银行家的支持。当晚,蒋介石与宋美龄等在乡下小餐馆聚餐,在日记中留下了“别有风味”的记载。两天后,蒋介石设晚宴,款待上海商界头面人物。宴后和宋美龄乘车兜风,到深夜1时才尽兴而归。次日上午,蒋介石在上海新舞台召集党员大会,发表讲演。下午,探望“三弟”,拜会友人,然后再次探望“三弟”。

这一段时期,蒋宋接触频繁,反映出二人关系的日渐亲密,已进入谈婚论嫁阶段。

宋美龄的父亲宋嘉树出身贫寒,后来逐渐发展为华侨富商。宋美龄本人自幼在美国接受教育,毕业于麻省韦尔斯利女子学院。大姐宋蔼龄嫁给孔祥熙,二姐宋庆龄嫁给孙中山。其家世、社会关系自不必说,加上相貌出众,自然成为蒋介石倾心追求的对象。和宋美龄的耀眼光芒相比,蒋介石原来的几房妻妾就黯然失色了。

二 蒋介石与毛福梅等妻妾“离异”

1927年4月,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共政变后,中国出现了两个国民政府对立的局面。一个在南京,一个在武汉。两个政府都反共,双方开始接洽“合流”。武汉国民政府的条件是蒋介石下野。8月13日,蒋介石发表辞职宣言。第二天,回到故乡奉化。大约即在此时,蒋介石向宋美龄发出求婚信,函称:

余今无意政治活动,惟念生平倾慕之人,厥惟女士。前在粤时,曾使人向令兄姊处示意,均未得要领。当时或因政治关系,顾余今退而为山野之人矣。据实所弃,万念灰绝。曩日之百对战疆,叱咤自喜,迄今思之,所谓功业宛如幻梦。独对于女士才华容德,恋恋终不能忘。但不知此举世所弃之下野武人,女士视之,谓如何耳![6]

本函透露,1926年6月,蒋介石在广东曾向宋蔼龄、宋子文透露有与美龄结缡之意,但未得“要领”。现在,蒋介石直接要求宋美龄本人表态了。

中国古代男尊女卑,实行一夫多妻制,一直到民国时期,男人都可以拥有三妻四妾。但是,基督教主张一夫一妻。宋美龄全家都是基督教徒。蒋介石要和宋美龄结婚,就必须处理和原来的几房妻妾之间的关系。

蒋介石的原配夫人是毛福梅,奉化岩头村人,父亲是南货店老板。毛福梅出生于1882年,大蒋介石五岁。二人于1901年结婚。当时,毛20岁,蒋15岁(虚岁),还是未成年人。1903年,毛福梅进入奉化作新女校,读过不到半年书。至1910年,蒋经国出生。

由于是包办婚姻,毛氏文化水平又低,蒋、毛两人感情不好。1919年4月,蒋介石在上海,毛福梅携经国到沪探望,蒋介石日记即有“家庭之事,不能稍如我意,实所痛心”的记载。四天后,毛福梅即返回溪口。蒋介石自觉不安,但以“夫妇之道乖,其奈之何哉”自慰。1921年1月,蒋介石自奉化回溪口,居然不愿意与毛氏“同衾一夕”。从道理上,蒋介石觉得不应该,但情感上又扭不过来。自此,二人关系日渐恶劣,蒋介石见到毛福梅的人影,听到她的脚步声,就感到“刺激神经”。4月3日,两人居然“对打”起来。蒋介石认为“实属不成体统”,决计离婚。4月4日他给毛福梅的二哥毛秉礼(懋卿)写了一封千字长函,详细叙述与其妹的决裂情形及主张离婚的理由。函称:

广告位5    ——逄丕丕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