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阅读网

更多文章
当前位置:主页 > 读者 > 爱情 > 爱情日志 > > 女高中生缘创新与梦想何一年变身女毒贩

女高中生缘创新与梦想何一年变身女毒贩

作者:采集侠  时间:2018-09-19 19:25
广告位4    ——逄丕丕文章网

 

(新华全媒头条·国际禁毒日)女高中生缘何一年变身女毒贩?

——18岁贩毒女孩日记摘抄

  新华网北京6月25日电 “成长的代价,就是失去原本的样子。”2014年春节后开学,我国西部某省一县城中学高二女生李静(化名)在日记本扉页上写下了这句话。谁也没想竟一语成谶——在随后的一年里,李静多次往来云南贩运毒品。在2015年2月份警方破获的一起部级毒品目标案件中,李静贩运的毒品重量竟达5.5公斤。

  近年来,我国青少年涉毒人数增长较快,无数花季少年和他们的家庭成为毒品的牺牲品。青春没有橡皮擦,18岁女孩的日记本,写满了忏悔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也写满了“缺爱”之痛……

  高中女生变身等待判决的女毒贩

  “2014年12月7日,DL(注:大理),晴。时隔两个多月,我又一次来到这里,这个城市还是这样安静,事还是那件事,街还是那条街,一切都没有变,就连街口的那条大黑狗也没有丝毫改变,还是那么瘦。”

  警方破获该案时李静随身携带的2本日记本,记录了这个花季女孩走上贩毒路的全过程。

  2014年12月7日,李静到达云南大理接毒品时写下的这段文字,安静而唯美,像是女孩在描述到第一次遇见爱情的地方重游。这一次李静参与的贩毒团伙共有5名成员,李静和另外两名孕妇负责运毒。因案情重大,该案件被公安部列为部级毒品大案。

  “2014年12月8日,CD(注:成都),阴雨。我已经坐上了这趟旅途的最后一班列车……小马哥(该案主要嫌疑人)的电话关机了,但愿没出什么事。”

  李静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当她和同伙出发的那天起,一张抓捕大网已经悄然张开。当第二天下火车时,等待她的是一双冰冷的手铐。

  这已经不是李静第一次贩毒。2014年5月,认识不久而且出手阔绰的“男朋友”让她去云南旅游,还给了几万块钱“工资补贴”,回来时李静“受托”带了个箱子回来。后来尽管知道了“男朋友”大把花钱是靠贩毒来的,但第二趟让她贩毒时,李静还是痛快去了。

  是谁改变了青春的“样子”

  李静原本是个爱读书的好学生,上学期期末考试还取得了年级第六的好成绩。她梦想是做一名教书育人的老师,或者治病救人的医生。2014年元宵节后的一次离家出走,改变了李静命运的轨迹。

  “2014年元宵节那天,楼上的同学举行成人礼。由于回家晚了,父亲把我关到门外,还说了一些难听的话。”李静说,父亲性格暴躁,她跟父亲关系一直很紧张。在同学家住了一晚后,李静第二天乘车到了省城,找了一份卖口香糖的临时工作。

  白天沿街推销,晚上李静认识的一些朋友把她领到酒吧、KTV、慢摇吧这样的场所。在这里,李静看到了一个不同的世界,也认识了很多“朋友”。

  半个月后,李静的父母找到了她。“2014年3月2日,晴。这段时间让我看到了世间的各种炎凉,很庆幸又回到了学校。我会安安稳稳地度过这一年,好好上学。”

  虽然决心好好上学,但城市夜幕下的灯红酒绿、“朋友”的一掷千金已经悄然改变了李静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她依然跟那些“朋友”保持联系,依然惦念着那些“丰富多彩”的夜晚,再也无心学习。

  对于李静的“变坏”,父亲给予的只是变本加厉的暴躁和挖空心思的言语打击和羞辱。一个月后,李静再次弃学离家。“2014年4月8日,XX,晴。路是我自己选的,我没有资格说后悔。现实就是这样,只要自己过得好,我不在乎别人说什么。”

  这次,李静在美容院里找了一个推销产品的工作。一面舔舐着生活的苦涩,一面看着那些一掷千金的女顾客,李静受到了强烈刺激。2014年5月份,面对房租都交不起的窘迫生活,抱着对大把花钱日子的憧憬,在刚结识的“男朋友”小马哥的蛊惑下,李静只身飞往云南。

  “我想把人生变成一张铅笔画,可橡皮擦在哪?”

  一年改变一生,一个朋友改变一生,一个过错改变一生。李静仅用一年的时间便完成了从备战高考的女学生到等待判决女毒贩的身份转换。

  翻开李静的日记本,在这一年中,忏悔、心灵的挣扎及对美好人生的向往其实一直都在。“2014年6月12日,XX,晴。阳光从豪华套房的玻璃窗穿过,我多想它能涤净我污浊的灵魂。我想把人生变成一张铅笔画,可橡皮擦在哪?”

  “2014年10月26日,XX,晴。和十七岁说再见,和十八岁说你好!人生跟我开了一个无比大的玩笑,……如果上天开恩,我愿用一生去改变。”

  但这些忏悔和对未来的期许,除了李静自己,没有人知道。李静说,有时候她特别渴盼能接到父母或者学校的电话,叫她回去,但这样的电话迟迟没有来。

  最后一次离家后,她和为生活奔波的父亲关系更加恶劣,偶尔在过节时与母亲短信联系,也是寥寥几句,对一个身无所长的女孩在陌生的城市怎么生活,父母从来没有过问,这让李静彻底对家庭心凉。

  案发后,接到通知的父母连夜赶了600多公里到看守所探望,但没有被允许见面。“想必他们也是爱我的,也是后悔的。”李静说,“如果当时父母能对我的变化多一些关心,多一些直接表达的爱,我也不会有今天。”

  “学校失教、家庭失管、社会失友、个人失律,是李静们走上贩毒之路的根本原因。这也是目前我国吸毒、贩毒青少年的共性所在。”一位禁毒民警说,很多价值观、人生观尚在形成阶段的青少年,在社会的灯红酒绿、浮华生活面前不堪一击。这时候正是最需要学校、老师和家长给予关心和正确引导的关键阶段。

  站在18岁的旋转门中间,李静曾憧憬过很多爱,梦想过成为医生、老师。然而一转身,毒品却将她拉进了无尽的深渊。(记者姜伟超)

广告位5    ——逄丕丕文章网